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 62.4%,猎豹移动艰难转型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正经历 " 至暗时刻 " ——总营收连续 9 个季度同比下滑。在经历 2019 年与 FaceBook 分道扬镳、2020 年 2 月谷歌下架事件后,开始寻找新定位,一边降低成本,一边押注 AI,但成效甚微。

6 月 11 日,猎豹移动(NYSE:CMCM)发布截至 3 月 31 日的 2021 财年第一季度财报。

财报显示,猎豹移动 2021 年 Q1 总营收为人民币 1.98 亿元(约合 3030 万美元),同比下降 62.4%,环比下降 25.2%;归属股东净利润为人民币 7644.7 万元,相比去年同期扭亏为盈(去年亏损 1.05 亿元);公司现金储备及长期投资为 42 亿元。

其中,互联网业务 Q1 营收为人民币 1.88 亿元(约合 2860 万美元),同比下降 62.2%,环比下降 25.3%;猎豹移动 AI(人工智能)和其他业务本季度收入为人民币 1080 万元(约合 170 万美元),同比下降 65.9%,环比下降 24.0%。

猎豹移动表示,互联网业务收入下降,与该公司自 2020 年 2 月起暂停与谷歌的合作,以及猎豹 2020 年下半年起处置了一些与游戏相关的业务和资产,减少移动游戏业务投入有关;而 AI 和其他业务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面向消费者的 AI 相关产品销售下降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2021 年 Q1 猎豹移动其他收入净额为人民币 8560 万元(约合 1310 万美元),公司称这主要是由于部分出售部分被投资方的收益。

猎豹移动预计 2021 财年第二季度总收入将在人民币 1.75 亿元(约合 2670 万美元)至人民币 2.25 亿元(约合 3430 万美元)之间。

受财报不佳消息影响,发布当日美股收盘(6 月 12 日),猎豹移动股价下跌 15.22%,报 2.34 美元 / 股。截至上周五(6 月 18 日)美股 16 点收盘,猎豹移动股价下跌 2.19%,报收 2.23 美元 / 股,市值为人民币 20.19 亿元(约合 3.13 亿美元)。

从高光到至暗时刻,收入已连续 9 个季度同比下滑

成立于 2010 年 11 月的猎豹移动,在 2014 年赴美上市之后曾有一段高光时刻。

2014 年 12 月,成立四年的猎豹移动以 15.25 美元 / 股的开盘价登陆纽交所上市,市值达 21 亿美元。其旗下的猎豹清应用在全球的下载量一度超过 10 亿,其股价随之乘风直上,市值最高超过 50 亿美元,是当时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的行业标杆。

猎豹移动能够在海外大获成功,与 FaceBook 和谷歌两大海外互联网巨头的联盟广告业务密不可分。

2014 年,FaceBook 成立移动广告联盟,承接移动流量的变现。随后,猎豹移动成为 FaceBook 的合作伙伴,在其工具 App 中接入 FaceBook 联盟广告,一度占据 Facebook 整个广告联盟流量的 10% 以上。而 FaceBook 在移动广告业务上的增长也让谷歌蠢蠢欲动,在此机会下,猎豹移动也成为了谷歌联盟广告的合作伙伴。

2015 年,猎豹移动董事长兼 CEO 曾是 FaceBook 和谷歌的座上宾。他出席了 FaceBook 一年一度的 F8 开发者大会;而谷歌新任 CEO 皮猜上任后第一次出访中国的午餐会,傅盛也受邀出席。在 2015 年四季度财报电话会中,FaceBook COO 谢丽尔 · 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特意提到猎豹移动的案例,称赞猎豹为平台吸引来用户和流量,说明其流量广告驱动了广告商和发行商成长。

" 几年前猎豹移动海外一天的广告收入,App 端约 80 万美元 ",按照傅盛的话说,一切都顺风顺水。

但繁荣的背后也蕴藏着危机。随着手机安卓系统愈发成熟,权限不断收紧,加上当时猎豹移动采取诱导下载、让用户误触发下载、强制锁屏广告等 " 打擦边球 " 玩法,使得 FaceBook 和谷歌采取打压措施。

2016 年 3 月,FaceBook 调整算法,把广告平台向更多第三方广告平台开放,引入更多合作伙伴,猎豹移动的收入被分流。根据财报显示,猎豹移动 2016 年的营收较前一年仅增长 21%。傅盛当时在该季度电话会议上说,公司的平台 eCPM(广告千次的展现价值)明显下降。这个消息公布两个月左右,猎豹股价就跌掉了 1/3。

2018 年 11 月,第三方监测公司 Kochava 指控猎豹移动有 7 款应用存在广告欺诈、窃取收益等行为。随后,FaceBook 终止了和猎豹移动的合作。

2020 年 2 月 20 日,谷歌突然宣布,把超过 600 个应用从 Google Play 商店中删除,这些 app 与谷歌广告网络的所有合作也随之中止。而受这次清除行动影响最大的,就是猎豹旗下的 45 款应用,涉及工具、游戏、直播业务,甚至包括已于 2019 年 11 月份剥离出去的子公司 LiveMe,无一幸免。

受此影响,该公司的 Google Play 商店、Google AdMob 和 Google AdManager 帐户全面被禁用。

对此,谷歌给出的理由是存在破坏性流量和无效流量。尽管猎豹移动一直声称,他们的产品不存在上述行为,但谷歌似乎不愿意再给猎豹移动机会。

猎豹移动的核心营收来源——工具出海之路戛然而止。

傅盛在接受《晚点 LatePost》专访时指出,猎豹收入中有超过 20%来自谷歌平台。这次大规模下架,显然对公司是巨大打击,更重要的是,猎豹移动用户群 50% 以上在谷歌的平台上,即便是在苹果的设备上,猎豹也很依赖谷歌 Google Ads 广告的推广和收益。

财报显示,经历 2019 年与 FaceBook 分道扬镳、2020 年 2 月谷歌下架事件后,猎豹移动总营收已连续 9 个季度同比下滑,最近两个季度总营收都跌至不足人民币 3 亿元;而净利润在 2019 年四季度、2020 年一季度由正转负,同比下跌 211.98%、1570.19%,最新两个季度猎豹移动的净利润也从此前最高 10 亿元,跌至不足人民币 9000 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谷歌下架事件中,猎豹旗下游戏、内容业务深受影响,促使傅盛开展了一系列自救措施

2019 年四季度开始,猎豹移动宣布将运营重心转向国内,严控海外业务的成本费用,精简海外业务运营,重新回归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并且出售海外市场游戏业务资产、剩余股权等。在这背后,傅盛一方面是控制成本,另外是发展互联网业务和 AI 业务。

而在内容方面,由于猎豹旗下直播产品 Live.me 和新闻聚合平台 News Republic 业务发展一直未有起色,2019 年第三季度,Live.me 从猎豹移动财报中剥离。很显然,目前内容娱乐业务已经被猎豹边缘化。

2019 年 12 月举行的 2019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何谓」对话中,傅盛做了反思与复盘。他称,TikTok 做得非常好,他自愧不如。猎豹移动想做出海模式,但没有坚持下去。" 猎豹现在也在反思。我们出海得益于安卓全球化发展,但我们没有实现各个地区的精细化运营,这是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

谷歌下架事件之后,傅盛甚至道出更现实的原因:一家公司应该是在上升阶段去迎来第二曲线,如果下滑的时候再去搞,不管是内部的士气,能聚集的资源等等都是极其困难的。加上当时猎豹也开始做 AI,其他内容业务已经花不起那个时间了。

人事持续动荡,猎豹在 AI 之路上艰难前行

如今,猎豹移动正处于转型过程中,加入人工智能(AI)赛道,坚定地全面升级为以机器人为核心产品的科技公司。

早在 2016 年,傅盛发起 "ALL in AI" 的主张,并为此专门成立了一家开发机器人的新公司 " 猎户星空 ",猎豹移动是大股东。傅盛曾表示:" 尽管我们的 AI 业务还在早期阶段,但我们相信这是一条正确的赛道。"

在跑进这一新赛道的五年间,傅盛倾注了大量的钱、资源和精力,同时也亲力亲为。他在 2019 钛媒体 T-EDGE 全球年度创新大会上表示,进入 AI 领域相当于二次创业。他自己跑供应链、去理解神经网络算法、用什么样的芯片才能更好的算力、用什么传感器、产品做成什么样子,花了很多精力。

猎豹移动按产品分布的营收占比情况,波动部分为 AI 机器人和其他收入(来源:Wind 数据)

不过,从财报当中显示,尽管业务有了起色,但 AI 机器人和其他业务收入难以反哺受谷歌下架带来的收入损失。根据财报显示,2020 年四个季度和 2021 财年一季度,猎豹移动 AI 和其他业务营收分别为人民币 3175.8 万元、1945.1 万元、2129.7 万元、1424.1 万元、1082.2 万元,占总营收均不足 8%。

与此同时,高管们或是由于无法适应猎豹移动的转型,公司频频出现人事变动情况。

2020 年 1 月,猎豹移动宣布公司现任 CFO 姜振宇因个人原因辞职,原人人公司 CFO 任今涛接任该职位,向猎豹移动 CEO 傅盛汇报。一年之后的 2021 年 3 月,猎豹移动董事、高级副总裁周品离职。

除了高管外,猎豹移动员工数量也大幅减少。根据今年 3 月猎豹移动发布的年度财报显示,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猎豹全职员工约 150 人,较 2019 年底减少约 50%。当然,这一数字不包含猎户星空的员工人数。

事实上,猎豹移动 AI 机器人业务收入增长缓慢的原因,背后由于三个方面:

AI 业务上取得收入、利润的难度较大。比如目前发布招股书的 AI 公司中,没有一家有较大的高利润空间,猎豹在机器人领域的技术先进部分的壁垒较低、销售突破难度大;

人员流动频繁,人才流失率高,导致错失了很多机会;

猎豹更注重产品、工具思维,缺乏销售渠道关系。据锌财经的报道,猎豹曾经跟某官方媒体尝试建立合资公司以打开政府端的销售,该官媒负责政府采购,猎豹负责产品,销售则由联想的销售团队来负责——猎豹做的是买量广告渠道,在线下销售方面并没有什么优势。

有前员工指出,猎豹做机器人依然有工具思维的影子。猎豹的机器人就像一个线下的工具,目前机器人营收主要靠卖硬件和技术变现,正在探索在机器人上放广告变现。

不过,傅盛指出,AI 业务有望在未来几个季度快速增长,其已建成商场机器人网络。截至目前,猎豹已经有超过 12000 个机器人,遍布在 41 个核心城市约 1200 多家商场,日均触达客流超 6000 万人次。

财报也同时显示,接下来 2022 年北京冬奥会中,猎户星空的四款机器人产品被提名。并且,通过与猎户星空的合作,猎豹移动引入了多款引流、递送类机器人。在教育场景,猎豹通过参与教育部产学合作协同育人项目,与西南科技大学、浙江理工大学、浙江金融职业学院等 100 余所院校达成合作。

傅盛强调,猎豹商场机器人已覆盖中国一级和二级城市,他们相信如今猎豹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和坚实的基础,可以一步一步实现猎豹移动向 AI 公司转型的战略目标。

" 未来,猎豹移动将一方面保持国内互联网业务持续增长,不断释放利润;另一方面继续把商场机器人商业化的扩大作为重中之重,为公司打造新的增长引擎。" 傅盛在 2021Q1 财报会上表示。

此外,猎豹移动也在持续精简运营成本,运营亏损已经在减少。傅盛此前在财报电话会上指出,2020 年猎豹移动的总运营费用下降了 44%。2021 年,猎豹将继续削减成本和开支,尤其是销售和营销以及人员相关费用。

据 2021 年 Q1 财报显示,猎豹移动 Non-GAAP 总成本和费用同比下降 62%,环比下降 20%;Non-GAAP 毛利率从上个季度的 62.3% 上升至本季度的 70.2%;营业亏损 5700 万元,较去年同期大幅缩窄。

毛利方面,猎豹移动 2021 年第一季度毛利为 1.39 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63.4%,猎豹移动 2021 年第一季度毛利率为 70.1%。

不过,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指出,猎豹移动需要找到自己的竞争优势和定位,否则会继续没落。而市场也认为,目前私有化是猎豹移动的最佳选择。

财报显示,截止到 2021 年 3 月 31 日,猎豹移动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资金及短期投资 18.1 亿元,长期投资 23.9 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