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近东交上新朋友:今天,苏宁大涨65亿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张近东交上了新朋友。

昨晚(2月28日),苏宁易购发布复牌公告,宣布引入148亿元国有战略投资。交易完成后,深国际持有苏宁易购8%的股份,深圳鲲鹏资本持股比例为15%,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苏宁电器集团持股比例为21.83%。

这是一笔耗资近150亿元的大手笔。交易完成后,深圳国资将累计持有苏宁23%的股份,成为苏宁易购的最大持股方。但苏宁的掌舵者仍然是张近东——苏宁在公告中强调,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仍为第一大表决权股东。

创立于1990年,起步苏南京,苏宁见证了中国家电连锁时代的跌宕起伏。当年27岁的张近东揣着10万元启动资金,大举连锁、拥抱电商、“联姻”阿里,一路过关斩将,缔造了如今数百亿市值的庞大家业。

但江湖没有永远的大佬,新年开工第一天,张近东在内部强调:“2021 年苏宁要做减法、收缩战线,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该关的关,该砍的砍。”如今,交上了“深圳朋友”,张近东率领苏宁南下,已经打出头阵跑——公司将在深圳设立华南地区总部。

昨晚,引入深圳国资148亿战投

苏宁上午大涨65亿

张近东的新朋友浮出水面。

2月28日晚,苏宁易购发布复牌公告,宣布引入深国际、鲲鹏资本的国有战略投资,深国际将持有苏宁易购8%的股份,鲲鹏资本持股比例为15%。交易完成后,深圳国资将累计持有苏宁23%的股份,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苏宁电器集团持股比例则为21.83%。

根据公告,本次交易股份转让价格均为人民币6.92元/股,合计股份数约为21.41亿股,经计算,深圳国资在本次交易中斥资约人民币148亿元。

不过,苏宁此次并非“卖身”。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公司不存在持股50%以上股东,不存在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超过30%的股东,苏宁易购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但张近东仍为第一大表决权股东。

苏宁易购表示,本次引进国资战略股东,有利于公司进一步聚焦零售服务业务,夯实全场景零售核心能力建设,提高公司资产及业务的运营效率和盈利能力,不仅符合公司未来战略发展方向,更能够推动企业长期战略的实施落地。

自创立起便扎根江苏南京的苏宁,为何会选择深圳国资?公告显示,深国际、鲲鹏资本作为产业投资人,将与其他深圳市属国企共同围绕商品供应链、电商、科技、物流、免税业务等领域,对公司进行综合赋能;协调相关方为公司及其业务发展提供必要的政策、税收、金融等方面的支持。

一路走来30年,苏宁堪称见证了中国零售史的沉沉浮浮,只是时移世易,物是人非。过去一年,苏宁易购的业绩并不如人意:根据苏宁易购发布的2020年全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营收在2576—2596 亿元之间,不及2019年,且预计亏损达34.53—39.53亿元。

如今,有了新朋友撑腰,苏宁即将迈入新的征程。受此消息影响,苏宁今日(3月1日)复牌一字涨停,股价报7.70元,总市值为717亿元,大涨65亿元。

58岁张近东,今年亲自部署:

“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回首过去30年,苏宁已深深打上了张近东的个人烙印。

1984年,张近东从南京师范大学毕业,并顺利进入南京鼓楼区一家区属企业工作。恰逢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下海”潮,深受鼓舞的张近东在本职工作之余,做起了安装空调的活儿。1990年12月,张近东辞去了人人眼中的“铁饭碗”下定决心去创业,斥资7万元在南京宁海路上租下一间不足200平方米的门面,专营空调批发。

彼时正处于空调销售暴利年代,在有限的员工规模下,苏宁包揽了推销、销售、收银、送货以及各项细小杂活。“所有人都以为我疯了”,但张近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公司成立第一年的,南京空调市场迎来小爆发,已经搭建起配送、安装、维修”的服务为一体化服务体系的苏宁瞬间受到了市场的青睐。这一年,苏宁做到了6000万元的营收成绩,净利润达1000万元。

随后,张近东推出“淡季苏宁补贴供应商,旺季供应商给苏宁提供优惠”的政策,挥下豪言壮语——“哪怕亏4000万,苏宁也要做家电卖场”。当年,苏宁借价格之优势一战成名,斩获3亿元的空调销售额,一跃成为国内最大空调经销商。

1999年,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后,苏宁高管团队聚集在中山陵开会——集中讨论继续做空调批发,还是打开综合家电连锁的版图,亦或是拥抱互联网。尽管当时互联网已经进入张近东的视野,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连锁零售。

与此同时,张近东也开始谋划苏宁上市事宜。2004年7月7日,苏宁成为首家以IPO方式登陆中国股市的连锁企业。14年风雨终上市,敲钟当天,张近东甚至把木槌都敲裂了。“苏宁是从1999年开始准备上市的,2000年开始申报,经历了各种检验和规范,终于在2004年成功登陆中小板,当时心情太激动了。”

只是好景不长,晚了一步做电商的苏宁碰到了大坎。在中国互联网的浪潮下,苏宁被新兴的电商平台左右夹击,在与淘宝、京东展开低价拼杀的血战中,大受冲击。面临激烈的上下夹攻之势,苏宁的江湖排位渐渐开始掉了队。

如今,苏宁已经行至第31个年头,“缺钱”的信号愈发强烈。今年2月19日,苏宁全员开工第一天,58岁的张近东在内部强调:“ 2021年苏宁要做减法、收缩战线,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随后,刚刚夺得上届中超联赛冠军的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成为第一个被关闭的板块。2月28日午间,江苏足球俱乐部宣布,即日起江苏足球俱乐部停止所属球队的运营,同时在更大范围内期待社会有识之士与俱乐部洽谈后续发展事宜。

挥师南下

张近东为何选择深圳?

这一次,张近东率领苏宁南下深圳。

昨晚,苏宁易购公告指出,公司将在深圳设立华南地区总部,充分依托产业投资人的本地资源优势,全面提升公司在华南地区尤其是在大湾区的经营能力及企业品牌知名度,有效提升市场占有率。

“苏宁对深圳电商发展意义重大。”有分析人士告诉,一直以来,相较于上海、杭州等一线城市,深圳在电商板块的核心布局都稍显薄弱。此次入股苏宁,或将帮助深圳补充电商的拼图。

而此次出手的“深圳朋友”也大有来头。了解到,深国际是一家治理规范的港股上市公司,物流仓储业务布局已覆盖上全国热点经济区域和重要物流节点城市,在深圳乃至华南地区尤其拥有领先优势。

近年来,顺丰、圆通、京东物流等快递物流企业均频频布局航空货运,但苏宁物流火力稍显不足,与此同时苏宁物流在仓储板块也一度被“通达系”赶超。此次深国际的加入,无疑为苏宁物流在物流上助了一把力,也直接为其在大湾区的发展铺了一条宽阔的道路。

而鲲鹏资本则是由深州市国资委直接和间接100%持有,是一家以股权投资管理为主业的战略性基金管理平台,致力于通过母子基金联动整合优质资源,推动深圳市产业布局优化和协同发展。在此前荣耀的收购中,鲲鹏资本的身影也曾浮现。

这几年,苏宁与深圳走得越来越近。早在2017年11月,苏宁易购曾发布公告称,江苏苏宁物流与不动产共同发起设立物流地产基金,基金目标总规模为人民币300亿元,实现管理仓储规模达到1200-1500万平米。几个月后,该只物流地产基金完成备案手续,首期基金募资规模50亿元。其中江苏苏宁物流认缴出资25.50亿元,深创投不动产代表其管理的私募投资基金认缴出资24.50亿元。

四个月前,苏宁易购旗下深圳市云网万店科技有限公司更是计划引入战略投资机构,投资机构以投前250亿元估值,合计出资60亿元共同增资云网万店。参与投资的8家机构中包括了深创投、深圳市罗湖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

如今,随着深圳国资148亿元的江湖救急,苏宁与深圳的关系更上一层楼。而在苏宁进入第四个十年之际,外界也都在期待,昔日一代霸主张近东,又将会掀起一番怎样的风雨?